【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空气渐渐的变得异常奇怪,安尔的眼珠子,闪烁了些许的光芒,而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苏纤芮,自然也是没有看到。

安尔咬咬牙,突然起身,跪在苏纤芮的面前。

苏纤芮惊慌的伸出手,想要将安尔扶起来,可是,安尔说什么,都不肯:“纤芮,要是不肯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我知道,已经不爱祁少了,现在有李洛在身边,他对很好,会很幸福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和祁少在一起,请成全我,好不好。”

面对着安尔的请求,最终,苏纤芮只能沉闷的答应。

“我……知道了,我不会……在见席祁玥,可以走了。”

“谢谢,纤芮。”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安尔立刻从地上起来。

她对着苏纤芮道谢之后,便离开了苏纤芮的住处。

苏纤芮拿在手中的钥匙,重重的掉在地上,她原本想要给席祁玥做油焖虾的,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苏纤芮失神的看着地上的钥匙,目光带着些许的悲伤。

祁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像是雕像一样的苏纤芮。

他坐在苏纤芮身边的位置,朝着苏纤芮关心道:“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今天不是要去席家照顾席祁玥的吗?怎么没有去?”

清纯美女车里的唯美写真

“不用去了,有人会照顾他。”苏纤芮笑得异常酸涩,女人眼底的酸涩,让祁洛看不懂,他看着苏纤芮摇摇晃晃的身体,眸子不由得闪过些许的光芒。

苏纤芮离开之后,祁洛撑着下巴,看着紧闭的门扉,冷笑一声,眼神冰冷的拿出手机:“是我,我等下过去一趟。”

……

“她呢?”席祁玥看着端着一碗鸡汤来到自己面前的安尔,看向了安尔的身后,却没有看上苏纤芮。

他的脸色微微一沉,声音不由得冷了几分道。

“纤芮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没空,不会过来了,祁,想要吃什么,和我说就可以了,我什么都可以帮做。”安尔看着席祁玥,一脸讨好道。

席祁玥的目光泛着些许淡淡的阴沉,他重重的握紧拳头,在安尔端着碗凑近自己的眼前的时候,席祁玥想都没想,一巴掌将安尔的手挥开。

安尔呆呆的看着被挥开的碗,脸色难看至极。

“祁,要是不喜欢喝鸡汤的话,我给弄别的汤好不好?”

安尔回过神,扯着嘴唇,对着席祁玥说道。

“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要吃,走吧。”席祁玥不耐烦的看了安尔一眼,翻身背对着安尔。

苏纤芮没有过来?她现在在哪里?是和祁洛在一起吗?

“祁,不要想着纤芮了好不好?我会一直在身边陪着的。”安尔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席祁玥,眼底隐隐带着些许泪意道。

席祁玥绷紧一张俊脸,一句话都没有说。

见席祁玥这幅样子,安尔再也忍不住,她从席祁玥的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席祁玥,声音带着些许呜咽和哭泣道:“祁,今天纤芮和李洛一起去看戒指了,纤芮和我说,她很爱李洛的,因为李洛和祁亚长得很像,她一直爱的人就是祁亚,现在遇到李洛,李洛恰好和祁亚长得很像很像,她不爱。”

苏纤芮和李洛去看戒指……

席祁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的拳头,一直紧紧的握住,像是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般。

安尔馆擦着男人的情绪变化,知道席祁玥已经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男人的表情变得异常恐怖,不仅是这个样子,就连身上那股渗人的寒气,都像是要吃人一样。

安尔继续说道:“祁,放了纤芮,也放了自己吧,还有我,不是吗?我会好好照顾的,我一直都……”

“出去。”

席祁玥抿着薄唇,目光犀利的回头盯着安尔道。

男人异常强硬的气息,让安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尔的脖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她僵着脸,声音却异常平静温柔道:“好,我先出去,要是想要吃什么了,一定要告诉我。”

她亦步亦趋的朝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还回头,想要席祁玥开口挽留自己,不过,最终,安尔还是失望了。

看着安尔离开,席祁玥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挽留,安尔关上门之后,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垂在两侧的双手,却用力的握紧成拳。

苏纤芮那个贱货究竟有哪里好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穿过?这种女人,安尔真的不知道席祁玥究竟为什么会喜欢苏纤芮?她明明比苏纤芮好几百倍。

“安小姐,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管家看到安尔脸色古怪的从楼上下来,不由得关心的询问起来。

安尔回过神,强颜欢笑道:“没事,就是担心祁的状况罢了。”

“哎,小姐离开了,我们整个别墅的人都很不开心,我们现在,都避免在少爷的面前提起小姐的名字,安小姐,我先将迷糊糊送上去给小少爷吃,随意。”管家说了一声,端着一碗迷糊糊就要上楼。

“这个是给攰攰吃的吗?”安尔扫了那个迷糊糊一眼,对着管家问道。

“是啊,小少爷很喜欢吃这个迷糊糊,平时我都会给小少爷弄这个,今天小少爷比较乖一点。”

“我上去给他吃吧。”安尔接过管家手中的碗,对着管家笑眯眯道。

管家看到安尔主动将碗接过去,有些担心道:“这个样子,可以吗?”

“没事的,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正好我好几天没有看到攰攰,也挺想念攰攰的。”

“好,那就麻烦安小姐了。”管家说完,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安尔低下头,看着碗里的迷糊糊,唇角微微勾起。

她很熟练的来到了攰攰的婴儿房,佣人正在看着攰攰。

看到安尔进来,佣人立刻行礼道:“安小姐过来了。”

“是啊,我来喂攰攰吃饭,这里我来照顾就行,们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安尔端着迷糊糊,看着正在婴儿床里玩闹的攰攰,对着佣人命令道。

“这……”听安尔要让他们出去,佣人迟疑了一下,似乎犹豫不决的看着安尔。

安尔见状,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笑眯眯道:“怎么?难不成怕我会伤害攰攰不成?”

“我们怎么敢?既然安小姐要在这里照顾小少爷,那我们就离开好了。”

佣人说完,便退出去。

安尔见佣人都离开了,将碗放在一边,伸出手,将婴儿床里的攰攰从床上抱起来。

“攰攰乖,饿了吗?”安尔摸着攰攰柔嫩的脸蛋,对着攰攰说道。‘

攰攰眨巴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眼睛,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和安尔说什么。

安尔看着攰攰这么活泼可爱的样子,眼底带着一抹异常古怪和冰冷的暗光。

她伸出手,尖锐的手指,轻轻的摸着攰攰的脸蛋,低笑道:“真是……可爱。”

安尔的手指甲,实在是太尖锐了,小孩子的皮肤原本就很脆弱,很快,攰攰的脸蛋上便出现了一道的血痕,攰攰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给我闭嘴,在敢哭,信不信我掐死。”

安尔不耐烦的掐住攰攰的脖子,目光冰冷道。

攰攰憋红了一张脸,看着安尔,却不敢在哭了,大概是真的被安尔这么凶狠的样子吓到了吧。

见攰攰没有在哭下去了,安尔冷嘲的笑了笑,用手拍着攰攰的脸说道:“这样才乖。”

安尔其实真的很想要将攰攰掐死,一想到这个孩子是苏纤芮给席祁玥生的,安尔便恨不得将攰攰杀了才甘心。

……

小糯米的葬礼这一天,天灰蒙蒙的,像是随时都会下雨一样,苏纤芮和祁洛,一起过来参加小糯米的葬礼。

葬礼来了很多人,很多都是在京城很有名望的人,那些人给小糯米上香。

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表情冷的异常可怕。

苏纤芮和祁洛的到来,让席祁玥的表情,微微的颤抖了些许。

男人贪婪的看着苏纤芮,最终,却只能够看着苏纤芮和祁洛一起坐下。

席祁玥的眼底,带着些许的痛苦。

他不会做出和以前一样的事情,他不想要让苏纤芮难过了。

“大哥,送小糯米离开吧。”顾念泠垂下祖母绿的眼眸,回头看了脸上带着些许恍惚的席祁玥道。

“好。、”席祁玥看着顾念泠,和顾念泠一起坐上了小游艇。

小糯米应该要自由自在的,所以他们将小糯米的骨灰,洒在大海上,这样,小糯米就不会被束缚住。

“轰隆。”就在他们撒完骨灰之后,天空突然下起大雨。

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都没有回来,他们淋雨,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平静的海面。

“他们这个样子,没事吧?”苏纤芮坐在里面,看到外面站着的顾念泠和席祁玥,有些担心道。

“很担心祁少吗?”祁洛看了苏纤芮一眼,对着苏纤芮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道。

苏纤芮回过神,尴尬的摇头道:“没……没有。”

“我知道很担心祁少的,在我的面前,不需要伪装。”祁洛目光异常温和体贴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闻言,脸上带着些许浅浅的尴尬,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祁洛的话。

祁洛目光沉沉的看着苏纤芮,淡淡道:“去看看他吧。”

“不用了,我们回去吧,雨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