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府海在震荡。

云顶仙宫在颤抖。

胖胖的白云童子兴奋得满脸通红。

仙宫之下青色的云气终于凝聚成型,

……

“接下来是谁呢?”郑肥走在人群间,低声发问。

“是谁呢?”李瘦附和。

看到的每一个人,都避开他的眼神。

郑肥吃吃地笑笑,忽然低头,看向被扔在地上的封鸣。

“不然就是你吧?”他说。

“不,不,我不合适!”封鸣惊恐地瞪大眼睛,可是无法挪动。

“你觉得他合不合适?”燕子转头问梁九。

热裤紧身校园美女惊鸿美颜清纯图片

梁九低下了头:“我不知道……”

郑肥当然不会管他合不合适、害不害怕,反而笑得更灿烂了,于是一步一步向他走近。

站在封鸣附近的封池两脉修士,其中有他的朋友,有他沾亲带故的血脉亲人,但都只默默的让开。

让开足够的空间。

让郑肥靠近。

那痴肥的身影,笼罩着死亡的气息,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姿态靠近。

封鸣完全崩溃了。

“爹!爹!”

他甚至大哭起来:“你在哪儿!?救我,救我啊爹!”

但……永远不会有人再回应他。

他那永远庇护他,永远给他能力范围内最好条件、最好机会的父亲,早已经先于他死去。

“该死的废物,闭嘴!”

血眸的那个人魔不知为何忽然被激怒了,猛地往这边窜来,手中匕首寒光闪闪。

表情凶恶而狰狞。

“闭嘴!”他低吼。

万恶人魔放缓了脚步,看样子并不打算阻止。

封鸣或者会先死于问心人魔之手,然后才被煮化在鼎中。

两位人魔杀他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修士,他应该荣幸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因为就在此刻,姜望动了。

他一把掀开匿衣,走出沉默了许久的藏身地。

他的姿态如此寻常,脚步如此平缓,但每一步踏出,都有一朵青色的云彩印记,在空中乍现而散。

明明平地踏步,却倏忽只是一晃眼,就出现在封鸣身前。

太快!太突然!

“谁?!”

“找死!”

问心人魔方鹤翎掉转匕首,万恶人魔郑肥猛然跨步探手。

姜望一把提起犹在哭嚎的封鸣,脚步再转,青云踏散,顷刻已上百丈空!

高空踏如平地,登天何必为难。

仙术——平步青云!

燕子放开搭在梁九肩上的手,拔身而起。

李瘦嘿嘿怪笑,一步追上云霄。

姜望再次踏步,点点青云消逝,人已经撞上那笼罩青云亭山门的鬼哭之雾。

嘭!

火焰骤起。

熊熊烈烈的三昧真火催发而出,直接将那难听的鬼哭湮灭,将黑雾灼空。澄清天地,还复良夜。笼罩青云亭山门的鬼雾之阵,顷刻弥散。

“逃命去吧!”

姜望高声长喝,连踏几步,青云朵朵散去,人影已远。

还留在山门中的青云亭众修士里,封、池两脉只能等死的修士顿时一哄而散。

那些封池两脉之外的别姓修士中,有的转身就逃,有的愣在当场,还有的,竟试图拦截两脉修士。因为人魔们说了,封、池两脉的修士跑了一个,他们这些外姓修士,就得死两个。

万恶人魔痴肥的身形拔上高空,手中钢刀一转,凌厉刀痕立时绕过青云亭山门一周。

地面开裂,巨石断分。

巨大而清晰的沟壑,将整个青云亭山门圈住。

“此线!”

他凶狠怒喝:“谁出谁死!”

李瘦追姜望不及,亦然回身:“看谁能跑!”

问心人魔方鹤翎默不作声,只追上跑得最远的一名青云亭修士,割断他的脖颈,剜去他的心肝。

燕子听得姜望的呼喊声,放弃了追赶。直接于长空一转,身形鬼魅般在青云亭山门四周绕了绕。

砰!

丢下四具尸体,四声合成一声,砸落地面。

一切都安静了。

混乱场面立时便被定住,像有一只无形的巨大巴掌,将一切拍回原位。

鬼雾之阵已散,山门中数百名青云亭修士,竟然再无一人奔逃。

明明他们如果各自散去疾飞,这四个人魔再凶狠,也没可能全部拦住。至少可以逃脱一半。

但事实上一个人都没有逃走。

姜望冒险为他们创造的最后逃生机会,就这样无情地流逝了。

有时候囚禁人们的,并不是身外之禁,而是心中之牢!

“玩具?”郑肥转回头来问李瘦。

“好像是的!”李瘦点头。

郑肥咧起嘴:“好玩了!”

“抓紧时间煮血。”燕子提醒说。

郑肥转头,很认真地看向燕子,尽管在那没有五官的面具上,他什么也看不到:“我们跑不快,你怎么不继续追?”

燕子的声音含羞带怯:“他看起来好凶的,我怕追上去打不过。”

待郑肥的脸皱成一团,她才猛然咆哮起来:“你肥肉长到你脑子里去了吗?有人逃了!你的时间不多了!还追追追,玩玩玩,追什么追!玩你老娘!平衡之血弄不到,看老大一剑杀了你!”

郑肥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竟然什么也没有说,也不知燕子动了真火令他退让,还是那一句有关老大的威胁,让他决定容忍。

总之他立刻熄灭了气焰,只转回来,大手抓起两个封、池两脉的超凡修士,直接塞进大鼎中。

李瘦看了看郑肥,又看了看燕子,又看看郑肥,又看看燕子,最后摇起头来。也不知他领悟了什么。也可能他只是觉得现在摇摇头,显得比较有脑子。

而方鹤翎就站在空地外,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一句话也不说。

杀死一名逃跑的青云亭修士后,他就始终保持这个姿势。

他当然认得姜望,当然认出了姜望!

尽管只是一个照面,尽管只听到一句话。

他怎么会不认识姜望呢?

他第一次正式以超凡力量开始的对决,就是面对的姜望。

而他输得干脆利落。

当时那柄剑拍在他的脸上,让他倍感耻辱,一度崩溃。

后来再想,却只觉得……多么微不足道。那也能算耻辱,也能算痛苦吗?

那是和他堂兄一起,并称枫林五侠的城道院外门高手。

他很早就认识了的,很早就熟悉……

后来他很多次回想过曾经,恍惚想起来,在很久以前,他和堂兄方鹏举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他常常跟在堂兄的屁股后面跑,跟着堂兄一板一眼的练剑,练功。

那是他崇拜的人啊,是他追赶的目标啊。

可是后来为什么,却冷漠了呢?

是当他第一次意识到资源的重要性,而发现族内资源为自己父亲所掌的时候吗?

是堂兄第一次冲他发脾气,骂他跟他爹一样是王八蛋的时候吗?

后来他对方鹏举刻意表现的鄙夷,是不是为了击溃最初的崇拜,撕破笼罩头顶的阴影呢?

他不知道答案。

他不知道答案,但他还是经常回想。

他回想过很多次。

因为往事,故地,旧人……也只能回想了。

文学馆网址:

写给你的信

这是一封写给你们的信,本来打算等赤心巡天入精品的时候,再来写。

但机缘巧合,今天在知乎又看到一个评价赤心的问题,便把这封信提前写了。

原谅我没有时间重新措辞行文,只把答在知乎的原文搬来。因为我再不去写,后天的更新就危险了……

但请相信,我的真情实意。

————

问题是【一年过去了,《赤心巡天》这部作品如何公允评价。】

我的回答,全文如下:

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但我本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原因有三个。

一来,我实在无法客观的评价我的作品,我偏爱自己写的每一个字。我对自己作品的评价,不具备任何客观价值。真要说的话,也就还是一年前的那句话——【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会用心敲下每一个字,而我无法确定它们会不会被喜爱。我能确定我的努力,我无法确定我的收获。】

时至如今,我仍然无法确定它是否会被更多人喜爱,无法确定我的收获。

但我想,我已经用一年的时间,一百八十万字,证明了我的用心和努力。

二来,我害怕这样的问题。无须讳言,我真的害怕。一年前我被邀请回答那个赤心巡天的问题时,彼时刚写了五章,而该问题下的三条回答都是吹爆。

我很心虚,赶紧放下,诚惶诚恐地写了一篇文章,但没想到文章发出去之后才发现,在我写文章的时候,已经多了一堆批评。

我印象深刻的有【这篇能签约都算我输】【这是我儿子小学的水平。】【只有花里胡哨的文笔,根本不会写故事】,还有逐条教我使用标点符号的。

写字也有些年头了,老实说我从未接受过这样的“批评”。我很不适应,并且很痛苦。这种痛苦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有一阵子总睡不着,就在想,我真的那么烂吗?我获得过的赞誉、得到过的认可,是否都是假的?

我始终是坚定的相信自己的,但那段痛苦的经历,它也真实不虚。

三来,我写字很慢。追赤心的读者都知道,章说最多的评价,永远是“甚短”……我以前写实体的时候,基本上是有感觉了才写。可能一周才写个三四天,每天两千字这样。

写了赤心巡天后,一开始是周一到周五两更,周末单更,后来慢慢变成了每天两更四千字。虽然也是网文作者里的垫底水平,但其实我自己感觉,已经是在极度压榨我的精力。

为什么写字这么慢,我可以在这里跟读者解释一下。

我写作通常要进入那个情境,要让自己置身于那种情绪中,才能够比较流畅的写出剧情来。通常要在电脑前坐半个小时以上,脑海里过各种剧情,一直到找到我觉得最合适的。写完一段,会有一种心神被掏空的感觉。

其次就是,我有文字强迫症,不仅看不得错别字,赤心巡天的读者或许能发现。我相邻的两句话里,基本上不会出现同一个词。这是写诗留下的后遗症,我觉得这样会影响语感。上一句用了,下一句就必须想不同的词语来。

我经常在一个名字上纠结半天,人名地名,都总想契合情景。

我也有自己偏执的要求。赤心巡天这个世界里,不仅每个国家、每个宗门,都有不同的制度,不同的国情、政治,在这本书里,甚至每座城市都不同,我会编纂它们的历史、风俗、特色小吃,哪怕有些时候用不到。之所以这样写,因为在真实的世界里,就是每个城市都不一样的。

因为以上这些破习惯,所以我写字很慢。

写一篇文章的时间,可能够我精修一章了。(我每天的写作,就是写两章,精修前天的两章。)

我知乎的几十万关注者,应该也能察觉到,在写赤心巡天的这一年里,我几乎是完全退出知乎了。有时候想写点什么,但是一想,我还没写完呢。就只能灰溜溜的把知乎关上。

因为以上这三个原因,我本来已经忽略了这个问题邀请。

但是看到了@公孙珣的回答,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来写点什么。

公孙珣是我的知乎关注,因为我很喜欢他的《覆汉》,有难得的英雄气。

回到这个问题本身来说,如何公允的评价《赤心巡天》呢?

我想我能够做出的评价是——

它是一部倾注了我巨大心血的作品,是我给我自己仙侠梦想的一个交代,它见证了我的坚强和脆弱,让我更柔软,也让我更强大。

至于这部作品到底怎么样,我想只有交给时间。

不妨十年之后,再来看。

而我想说的是,赤心巡天写到现在,因为一开始完全不懂网文的规则,不知道新书期怎么弄。是裸奔上的架,上架至今唯一一个大点的推荐,也只是一百万字都有的限免,当时还恰巧碰上了全站免费……

除了一位情隋大佬的盟主读者帮我跟情隋py了一下,我也没有任何别的py。读者一直说阿甚你去py啊,好书要宣传的,但我实在是社交无能。

我擅长并且热衷的,大概只有写作。

它能一步步从六十均订写到现在,有六个盟主(其中两位打赏了三个盟),月票也终于能在起点两百名徘徊。

我最要感谢的,是我的读者们。

我永远忘不了,在一片骂声中,给我打赏了第一个盟主的乌列,他让我坚定了对自己的信心。

我要感谢盟主花花,作为女频作者,靠稿费自己买房的大佬,给我非常多网文方面的指点。

我要感谢陈泽青,在美国读书期间,全程追看赤心。有次问我一万加一更可不可以,我没敢回应,我真加不动。

我要感谢柴柴,他脾气不好,但讲道理都能听进去。自己赏了盟主,还给我拉来了慢西。

我要感谢慢西,剧情活字典,每次读者有什么不记得的设定、情节,他都能脱口而出。有些我都要自己翻设定……感谢慢西把最多的精力给了赤心巡天这本书。

除了他女朋友之外,就是我了。

我要感谢山茶,山茶是我写短篇的时候,就跟着看的读者。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而是整个大学时光。在上架之后就建楼求盟,没想到赤心这么不火……建个一千楼都建了这么久。

写到这里,我好像完全偏离了最初的问题。

但好像也没有。公允的评价,就是赤心巡天这本书,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坚持,难以写到现在。是那么多读者的支持和爱,才让我能够坚定。

我至今仍然记得,有一位读者给我的打赏。

他说对不起,他没有钱,书很好看,但他只能打赏五块钱。

他吃四块钱的饭,但是给我打赏了五块钱。

(此处有截图,在书评区精品贴里应能翻到。)

我当时看到那条书评,眼睛酸了。

我跟我妈说,他多爱这本书啊,我怎么能不写了?

我怎么能不写了呢?

我要感谢太多的人,感谢从实体就跟着看到网文的读者,感谢每天默默给我投票的读者,感谢天天夸我的读者,感谢认真帮我把这本书推荐给朋友的读者……

我又想起。

赤心连载没多久的时候。我掉头发,焦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我很煎熬。

有读者说,阿甚加油,早晚有一天把那些黑子踩在脚下。

前些天,又有读者这样说。

但我的回答始终没有变。

我说,我写赤心巡天,不是为了打倒谁,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

我最初只是想完完整整、不受拘束的写一本大长篇,写一个我心中的真实世界,就像我在简介里说,这是情何以甚的仙侠世界,欢迎你来。

我现在仍是如此。

我不想打倒谁。

怨愤不能让我走得更远。

支持我从开始走到现在,并将继续走向未来的,是你们给我的爱。

再次感谢。

【晚上更新不变】

文学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