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自然是手榴弹的功劳,眼瞅着尚之信就要逃脱,明军将士们将手中的手榴弹毫不留情的朝尚之信掷去。

尚之信哪里知道这些,被炸的七荤八素,脑子昏胀不已。

他的亲兵基本也是差不多的状态,个个被炸翻下马。

突围靠的就是那口气,如今尚之信遭遇当头一棒即便再爬上马背那口气也泄掉了大半,如何能够逃脱。

明军围拢上来,将唯一的缺口堵死。

尚之信仰天长啸一声,下令与明军四战到底。

虎贲军与绿营军的战场情况也差不多。

拥有先进火器、甲胄、阵型的虎贲军面对数万绿营兵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

甚至有种我还没发力,就倒下了的感觉。

绿营军的数量虽多,但却是一群散兵游勇的感觉。

俏皮文艺少女

他们一哄而上,被明军排队枪毙教育后,就像乱窜的硕鼠一样到处乱蹦。

虎贲军的犀利之处并不仅仅在于火器,而是他们的纪律性极为严明。

在战场之上,每一个士兵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出现问题时也能够互相补位。

排队枪毙、手榴弹投掷、冲锋收割一切呵成。

被冲乱阵型的绿营兵就像鸡仔一样任人宰割。

这时候军队的数量并没有什么意义。

一千人,一万人都是一样的效果。

绿营兵们甚至出现了乱兵溃兵踩踏自己人的情况。

在赵旭的命令下,虎贲军士兵逐渐将绿营兵包圆,然后慢慢蚕食。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混合着屎尿的骚臭味道直欲让人作呕。

赵旭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下了死令结果所有的绿营兵。

这些绿营兵留下来还是累赘,不仅会消耗粮食,随时还可能造反。

不如在战场之上直接斩杀。

其实赵旭内心也憋着一口气,那就是一定要比晋王表现的更出色。

毕竟虎贲军是天子亲军,从最开始的一万人现在扩展到了两万多,羽翼渐丰后便免不了与晋王麾下军队进行比较。

他本人倒是无所谓,可虎贲军代表的是天子的脸面。

如果虎贲军不如晋王的嫡系,那岂不是会给人一种天子不如晋王的错觉?

在这个乱世,礼仪尊卑被不断的冲击,仅仅想要靠礼法约束天下人实在是有些难。还得自己的拳头硬。

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

是以赵旭要尽可能的向世人展现虎贲军的实力,告诉百姓天子不仅仅是一个摆设,而是人尽可尊的天下共主。

战斗持续了半日,比朱由榔想象中还要长一些。

也许是人之将死,这些清兵纷纷开始困兽之斗,拼命的反抗。

这当然对结果没有任何的影响,不过却使过程显得稍稍曲折了一些。

不得不说尚家的本家兵确实战斗力比绿营兵强的多,哪怕已经被围困一隅,他们仍然拼死反抗。

朱由榔下令生擒尚之信,虎贲军完美的完成了这个任务。

当尚之信被擒获五花大绑的跪在朱由榔面前时还是一脸的不屑。

“落在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朱由榔只觉得好笑:“尚之信,就这么急着求死?”

朱由榔指了指那些放下武器的尚家军道:“也希望他们陪一起死?”

尚之信听得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还有活命的可能?

其实朱由榔是希望尚可喜投明的,这样可以极大削弱清军的势力。

尚家控制的广东地区也极为富庶,如果能够为大明所用,不管是发展火器还是海贸都是极为有利的。

所以朱由榔并不想立即将尚之信处死,而是打算将其作为筹码要挟尚可喜。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尚可喜能够转变他的态度投明,不然朱由榔还得用武力手段。

总体来说朱由榔觉得值得一试。

“是什么意思?”

“朕的意思是不光的性命,还有尚家的前途都在于们对大明的态度。”

朱由榔沉声道:“若是们尚家能够迷途知返,或许朕可以考虑网开一面。”

尚家的背后是十万甲士,若能收归己用对局势的改变是巨大的。

这一刻尚之信犹豫了。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尚之信作为平南王世子,享受尽了荣华富贵,自然不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掉。

朱由榔把条件说的很明白,只要尚家能够投明,便可以免除他们的死罪。

至少尚之信有些动心了。

“或许我可以劝一劝父王。”

尚之信咽了一口吐沫,继而转向那些被俘的本家兵。

“他们…”

“他们的生死就看尚家的态度了。”

朱由榔毫不犹豫的说道。

如今剩下的尚家本家兵尚有两千余人。

尚之信自然是不打算看着他们被处死的,他点了点头道:“带我们一起去南昌,我会亲自劝说父王。”

对尚之信来说现在能活一日是一日。最坏的打算就是父王不同意投明,那也还过他现在就被处死在军前。

得知袁州府被攻克,瑞州府的守军一溜烟的全部跑到了南昌。

明军的实力实在是太吓人了,他们没有把握守住瑞州。

与其葬送有生力量,还不如合兵一处。

这样守住南昌的可能还高一些。

洪承畴得知清军战败后,心情自然是很糟糕的。

但要论心情最差的很定要数尚可喜。

尚之信可是他的嫡亲世子啊,是未来平南王爵的继承人,就这么就这么…

如今儿子是死是活完全不知道,他还得跟着洪承畴、耿继茂在这里商讨南昌府防守事宜。

他哪里有什么心情啊!

但没有心情也要装出有心情,不然不光是得罪了洪承畴,还等于得罪了清廷。

毕竟是顺治皇帝下旨让他出兵江西的。

此刻尚可喜心如刀绞啊。

洪承畴对着舆图看了半天,才叹声道:“照明军这个架势,不出三日就能攻到南昌。诸位都说说吧,这仗怎么打?”

耿继茂清了清嗓子道:“很简单,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想打赢这仗就必须抓住一边狠狠的捶打,将其打死打残。本王听说明军中有一支叫做虎贲军,是明帝亲军,不如便从这里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