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了,只有三天。

三天之后便是大典,找不到青莲神印,自己就没办法继任教主之位。

即使找到纪梦烟,没青莲神印也没用。

因为当初已经有假纪梦烟的出现,如果没青莲神印,所有人都会怀疑纪梦烟的真假。

恐怕纪梦烟自己也没办法证实自己的真假,无论如何,自己这个教主是得不到了。

自己一定要成为青莲圣教的教主!

这渴望从没如此灼烈过!

思维如电,推算一个个办法,最终决定兵行险招,把宋云轩招呼过来。

到时候,宋云轩扮成一个寻常青莲圣教弟子,托着一个匣子出现,说这是教主临行前让自己保管的,如果她身遭不测,就将这匣子里的东西交给新任教主。

不必打开匣子看,人们自然就会认定这匣子里装的就是青莲神印。

这个时候,独孤乾的人一定坐不住了,一定要上来抢的。

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

一旦自己真得到了神印,成为教主,他的所有苦心都付诸东流。

独孤乾的人一出手,自己也出手,趁机让独孤乾的人毁掉神印,从而造成同仇敌忾的气氛。

自己虽没有了神印,但既然是上一代教主所推,而且十二峰皆同意,那自己也就能顺理成章的成教主。

成了教主一切就好说了,可以慢慢想办法掌握妙境的。

凭自己的本事,一定能掌握青莲妙境。

只要能掌握妙境,就掌握了青莲圣教,有没有青莲神印也就无所谓了。

甚至自己可以开一代风气之先,创立一种新的教主信物,代代传承下去。

想到这里,他开始推算种种意外与种种应对之法,尽量周密,做到万无一失。

一个时辰之后,他满意的点点头。

但为了预防万一,又推衍了一个时辰,一口气跑回了镇南城,回到公主府湖上小亭里坐下时,开始将一缕心神进入宋云轩的脑海。

宋云轩的精神之海出现一朵碧玉莲花,温润柔和,没惊扰到他的专注。

李澄空坐在碧莲上,一动不动。

宋云轩忽然惊醒,忙出现在脑海里打招呼。

李澄空刚要说话,宋云轩忙道:“老爷,我有一个了不得的大发现!”

“说!”李澄空说他先说。

宋云轩道:“霍青空怕是不行了!”

“嗯——?”

“他吃不进去饭了。”宋云轩压低声音,仿佛在脑海里都怕别人听到一般。

李澄空皱眉:“能确定?”

这是宋云轩新养成的习惯,从前没这么小心,肯定是在御膳房呆久了染的毛病。

“绝对的!”宋云轩道:“虽然控鹤监极力掩饰,用别的宫中剩饭掺杂一起掩饰,却瞒不过我的眼睛,我做过的饭怎会不认得,而且霍青空最喜欢吃我做的饭菜,我的菜都吃不掉,是他已经没胃口了!”

“不是做的他吃腻了吧?”

“绝不可能!”

“唔……”李澄空沉吟。

宋云轩道:“霍青空的身体已经垮了,要出大事,老爷,机会来啦!”

“什么机会?”李澄空道。

宋云轩双眼放光,兴奋的挥舞双手:“趁机起事,一举推翻整个大永的江山社稷!”

“说什么梦话呐!”李澄空没好气瞪他:“一天到晚净胡思乱想!”

“老爷,已经是镇南王,已经是一方诸侯,这个时候趁机兵变起身,岂不是顺理成章?”

“有时间好好读书,看看历代皇帝是怎么造反的,”李澄空摇头:“另一天到晚狂想!”

宋云轩顿时泄气:“原来老爷不想做皇帝。”

“皇帝谁不想做,所有人都想做皇帝,可要看看形势,不能乱来而自取死路。”

宋云轩精神一振:“那为何要我监视霍青空?”

“我判断他身体已经不成了,只是不知何时会完蛋,现在看来很快,……但也有可能是放迷雾阵。”李澄空皱眉道:“不能只凭着减少饭食就断定他不行了。”

“……这倒也是。”宋云轩慢慢点头。

当皇帝的个个狡诈多疑,擅长骗人。

李澄空与他说话的同时,另一缕心神同时与袁紫烟接上,听袁紫烟兴奋的说话。

“老爷老爷,好消息!”

“嗯——?”

“江姑娘已经答应投靠我们啦。”

“……”李澄空但笑不语。

“真的!”袁紫烟忙道:“她其实早就想另谋他路,只是碍于皇上势大,无人敢庇护,所以一直屈身于了天刑司。”

“我们可庇护不了她。”

“能呀。”袁紫烟笑道:“我们镇南城天高皇帝远,而且老爷的大名鼎鼎,谁人不知?”

“我有这么大的名气?”

“老爷太低估了自己的名气啦,大宗师的圈子这么小,什么风吹草动都知道的。”

“……既然投靠了,那就投靠吧,但请她过来可不是做大爷的,是要做事的。”

“这是自然。”袁紫烟笑眯眯的道:“我跟她说啦,老爷也准备成立一个秘密司衙。”

“就没说这司衙叫什么名字?”李澄空道。

袁紫烟娇笑。

李澄空哼道:“说罢,取了个什么名字?”

“烛阴司。”

“好名字啊好名字。”李澄空抚掌。

袁紫烟不好意思的笑笑:“临时也没想到太多名字,只能取这个啦,要不然,老爷重新改个名字?”

“就这个吧。”李澄空哼道:“尽快回来,另一位大宗师呢?”

“也过来了。”袁紫烟傲然笑道:“无相宗的两个都归入烛阴司啦,老爷,我这功劳如何?”

“如果她们真心归顺,那自然是功劳不小,不过嘛……”李澄空摇摇头。

他不觉得自己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

袁紫烟顿时嗔道:“老爷,江妹妹与**姐都是极敏感之人,若是怀疑她们,恐怕就会赶走她们!”

“……好吧。”李澄空最终点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且相信她们。”

他会一直让天人宗的弟子盯着她们两个,看她们的虚实,烛阴司这名字叫得也不错,因为有天人宗的存在,确实堪为烛阴。

“不过她们得练天隐心诀。”

“这是自然。”袁紫烟点点头:“我已经跟她们说过,进烛阴司必须练成那心诀,否则没资格进!”

“甚好。”李澄空道:“带她们回来吧,尽快!”

“好嘞!”袁紫烟兴奋的点头。

独孤漱溟轻盈而来,白衣飘飘,如谪尘仙子,带着淡淡幽香坐到他对面:“听父皇说,拒绝了他的提议?”

李澄空坦然点头。

他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没有欺瞒,让独孤漱溟听罢玉脸绯红,眼波投到别处不敢跟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