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朗也不说啥了,反正就这样了,不能说破罐破摔,但最后时刻,想要吃鸡,必须要攻克几个难关。

第一就是毒圈中心位置。

叶朗打到这个时候,很清楚占据毒圈中心的重要性,尤其是今天发现毒圈刷的越来越快之后,叶朗对于游戏的理解给出的合理策略就是不跑毒,每一次都在中心才是最优解。

现在,很多熟悉了游戏改变的人已经占据了中心位置,决赛圈将会变得更加激烈。

第二就是感觉找到物资。

三个人血量不满不说,一个个连多余的药都没有,穷的响叮当,还占了个四面被打的地方,得不偿失。

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活活憋死,这一把就没了。

第三个就是现在的叶朗,没有倍镜。

决赛圈里,尤其是在城区以及港区的决赛圈,如果没有倍镜在长距离占据优势,那么三个人拿着红点和机瞄,怎么去吃鸡?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算是枪法再好,对枪的时候总是有劣势的。

运气和实力的结合才是王道。

绝地求生这个游戏就是如此,运气三分,实力七分,剩下的九十分就要看谁占据圈的优势了。

清纯学生美眉明眸皓齿小清新

叶朗迅速做出决定,“走,我们不能在这里耗着了,我看前面马路后面的房子不错,要不要冲一把?”

“啊?不要吧,万一有人呢,叶朗哥哥,我没药了。”

“就是,就是,我们在这里还能看大海,吹海风呢……”

叶朗一头包。

弹幕早就捂着肚子里。

“哈哈哈哈,这完就不是一个频道里的。”

“完了完了,一个想吃鸡,但是队友却只顾着看风景。”

“我终于感觉到叶朗的绝望了,或许,这就是生活吧!”

“你们不是一路人,散了吧,这个绝望的班子啊。”

“别啊,我米饭还没有吃完呢,一会儿接着下午饭吃呢!”

叶朗再次强调,“这个位置不行,我们现在需要药物,需要枪械。”

呆呆和团团看了看叶朗身上的装备,这才明白过来,老脸一红,一个个就跟在叶朗屁股后面出发了。

叶朗走路大摇大摆,但是这两个家伙可不是那样,或许是之前被打怕了,两个家伙现在走路一惊一乍。

不远处轰炸区掷地有声,轰隆隆作响。

呆呆和团团顿时吓的尖叫起来,“谁扔的手雷!”

叶朗带头钻进了一个房子,看得出来,这个房子里,空荡荡,早就被人搜的干干净净,连根毛都没有剩下。

不过幸运的是,叶朗拿到了0.45毫米的子弹,这是汤姆逊的子弹。

100发,足够了。

现在,叶朗需要一个倍镜,和自己的ak配。

“你们两个有762子弹吗?”

叶朗说话的时候,没有人应答。

呆呆和团团在干嘛呢?

于是叶朗悄悄的靠近了两个人的房子,顺着窗子一看,刹那间整个人变得不好了。

两个憨憨正在地上分赃。

“你一个,我一个,你十发,我十发……”

“呆呆,团团?”

“啊?叶朗哥哥!”

两个人被叶朗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

“我没有子弹了!”

叶朗委屈的说道。

呆呆此时大喊一声,“叶朗哥哥,你却什么子弹,我这里多得是!”

“762!”

“好,我有三百发!”

叶朗脑门上挂着一个巨大的问号,不是,你拿那么多子弹干嘛?

弹幕炸了、

“三百发子弹,一枪不开就倒下的那种,你们懂不?”

“那个说呆呆拿子弹没有用的人,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打烂一堵墙需要多少子弹吗?”

“阴阳怪气,你们不懂呆呆,我懂啊,她就是为了吓唬人。”

……

拿了子弹,叶朗顺着一旁的拼图楼开始缓缓的搜索起来、

毒圈再度刷新,这一次,叶朗发现了个问题,自己刚刚过来的那个海滩,成了安区、

这个毒圈,将所有安距离逼迫到了大桥上!

“这个圈……有点诡异啊!也就是所有人都得上桥啊!”

叶朗摇摇头说道。

团团兴奋说道:“哦?那就是说,有很多人在桥上一起打架咯?”

“那必须啊,这个桥,我就是呆呆小霸王,让他们来!”

跟两个家伙的豪言壮语不同,叶朗一声不吭,直到看到了一旁的四倍镜之后,叶朗长长吐了一口气、

“我无敌了。”

呆呆:“????”

团团:“????”

弹幕更是刹那间笑了起来、

“哦?叶朗最缺的东西来了!是无敌了呀!”

“你们笑什么呢,你们知道叶朗有多恐怖吗?对不起,我忘了,你们分太低,拍不到他。”

“完了,替那些决赛圈的兄弟们默哀啊。”

“四倍在手,天下我有,叶神经典四倍压枪要来了!”

……

叶朗一声怒吼,“走,出发!你们有烟吗?”

“一个!”

“一个!”

叶朗皱起眉头,两个烟雾不够啊。这要是遇到敌军围攻,两个烟雾算什么?

这可不行。

马路上,两颗烟雾直接封闭了所有视野,烟雾中,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马路的中间,第二个身影也缓缓露头。

然后是第三个。

此时的叶朗摸过来之后,四倍ak枪就打!

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不打架,哪里会有物资呢?

叶朗此时微微一笑,“绝地求生这个游戏里最快的搜索方式,就是搜索别人的包裹。”

弹幕一个个疯狂回应。

“叶神你去告诉团团和呆呆这个道理吧,她们信你个鬼。”

“哈哈,不愧是叶神,说话就是不一样,那请问一个问题,你队友能做到吗?”

“你说屁呢,要是我们能这么搞,还用天天看你直播?”

……

叶朗话音刚落下,团团和呆呆也呼呼的过来了。

此时叶朗听到了一个金属和石头磕碰的声音,一刹那间直接就挪开了。

就在叶朗刚刚挪开,呆呆直接倒了下去。

“手雷!”呆呆大喊着。

此时的团团还剩下一丝丝的血量,又急又气,“叶朗哥哥,有人炸我,打死他,打死他!”

叶朗皱起眉头,对方的位置,他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