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军的攻势越发凶猛,如怒海狂潮一般一波连着一波。

城头的明军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

虽然民壮和乡勇们已经加入到了守城的队列之中,但郑经还是觉得有些力有不逮。

很明显施琅已经投入了近乎部的兵力。

空中盘旋着一些秃鹫,他们落在那些刚刚死去不久的士兵尸体上,肆无忌惮的啄咬着。这里到处都是尸体,对秃鹫来说就是一场盛宴。

清军持续的施压,拼命想要登上城头。

而明军则是众志成城,拼命的把涌上来的清兵赶下去。

只是清兵们就如同地鼠一般,刚刚打下去这只,那边又冒上来一个,仿佛永远都打不完打不尽一样。

“狗日的鞑子,这边又涌上来几个!”

郑奎啐出一口浓痰,拿着大刀就冲了上去。

眼下城头除了保卫郑经的几十名清兵基本上所有人都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爱丽丝女孩

郑奎自然也不例外。

“狗鞑子活的不耐烦了,爷爷我便送你一程。”

郑奎手中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顺势朝一名身材魁梧的清兵脖子砍去。

那清兵见状本能的向后退去,只是如此一来站在他身后的士兵便倒了霉。

不少清兵直接被挤下城去,伴着一声声惨叫生生摔死。

还有的虽然侥幸没有掉下去,但因为失位被涌上来的明军瞬时砍成了烂泥。

郑奎的这一冲看似莽撞,实则稳住了岌岌可危的局势,让明军又能喘上一口气了。

郑经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现在虽然勉强守住了,可是能够持续多久呢?

清军已经形成了围攻之势,只靠守是守不住的啊。

但他也确实不能苛求将士们再多了,毕竟将士们已经付出了部。

“世子殿下,快看船队,船队从西边来了!”

一名亲兵突然欢喜的呼喊道。

郑经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一支数百艘船组成的水师船队。

船上挂着大明的旗帜,更有一个个大大的郑字,再加上他们是从上游方向来的,郑经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父王归来了!

不容易,真是太不容易了。

郑经感慨不已,泪水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父王回来的好及时啊,若是再晚一些真的就来不及了。

“将士们,父王来救我们了,大家再加一把劲把鞑子们都赶下去啊!”

郑经这一喊,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明军士兵们纷纷都来了精神。

好嘛,你个施琅狗贼也就趁着我们郑家军人不齐在这里耀武扬威。

现在殿下回来了,看你们还敢不敢造次。

“杀虏啊!”

“杀光这群二鞑子!”

“为了大明,为了殿下!”

“杀,杀,杀!”

齐整的叫喊声中,明军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再也没有一丝疲惫的感觉。

那些好不容易杀上城头的清军直是愣住了。这是个啥意思?怎么感觉明军突然之间跟换个人一样。

面对凌厉凶猛的攻势,清兵们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旗舰之上的施琅自然也发现了这个变化。

郑成功的水师正在靠他们驶来,这让施琅心慌不已。

虽然他之前的牛皮吹得震天响,什么他的水师不在郑成功水师之下,什么若两军对垒至少能够打个五五开。

但那都是说出来唬人的,真要是打起来,施琅是没有什么信心能够击败郑成功的。

可是如今已经打了一半总不可能直接撤兵吧?

如果郑成功来了他就望风而降,将士们会怎么想?马逢知会怎么想?郎廷佐会怎么想?朝廷和顺治皇帝又会怎么想?

这些后果都是施琅必须要考虑的,绝对不能一走了之。

“呼!”

十分紧张的施琅呼出了一口浊气,一旁的马逢知催问道:“施将军现在该如何是好?”

施琅内心经过几轮分析,已经是有了计较。

“传令下去,军水师调转方向,准备迎战!”

虽然郑成功来了,但这仗还是要打的。

他也未必就一定会失败啊。

施琅吩咐过后旗官立即打出旗语,其余船上的清兵见状也纷纷调转了方向。

他们是在下游,郑成功率领的明军是从上游冲下,本身气势上郑成功更占优势。

但施琅觉得只要他们提前站好位置,倒也未必就会差到哪里去。

“放炮!”

在施琅的命令下,清军水师纷纷将炮口对准了不远处的郑家水师。

一声令下数百门小炮一齐轰射,直是气势十足。

水战之中这种火炮轰射,显然比轰射城墙来的威力大。

这主要是角度的问题,水战之中火炮的角度调校的正好,炮弹能够有效的杀伤敌军。

对面的郑家水师见状也不与示弱,在郑成功的命令下进行齐射还以颜色。

郑成功从来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说过一定要亲手结果了施琅,那他就一定会做到。

没想到施琅竟然吃了雄心豹子胆敢主动送上门来。

那便好,郑成功便要看看他施琅能够接下来几招。

“放炮!给本殿狠狠的打!”

相较之下,郑成功水师配备的火炮更为犀利,射速也更快。

在这种大规模水战中,这显然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几轮对轰下来,明军击沉清军战船的数量显然要比清军击沉明军战船数量多。

在战损上施琅血亏,不过好在他人多船多容错也多。

按照这个比例换下去,他倒是未必一定是死路一条。

只是郑成功显然不打算给施琅喘息的机会,取得优势后他立即命水师发起了冲锋。

镇江长江段的江面很宽,可以容纳许多搜福船同时航行。

郑成功已经做好了接舷战的准备,要和施琅决一死战。

施琅显然被这决绝的气势吓到了。

郑成功这么拼?

但是现在他除了继续打下去也没有别的选择,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军列阵,准备迎敌!”

总体来说江面上水战和海战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海域宽广变换阵型更为有利,逃跑也方便。

长江之上就不同了,失败的一方很可能被对方追着打,滚雪球滚到死。

所以施琅会竭尽力拼死一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