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震静静站在山巅,一动不动,回想着先前的一幕,依旧恍如一梦。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那一刀竟然是落得如此结局,竟然被李澄空轻巧的接住了。

如果李澄空避开这一刀,他还没有这般恍惚,偏偏是硬接住了。

好像自己投的是一把假刀,好像是自己在装模作样。

为何能接住这一刀?

世间真有人能接住这样的一刀?

他陷入了怀疑,觉得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是不是自己正在梦中没醒来。

“万震。”徐智艺的声音响起。

他转身,茫然看向徐智艺。

徐智艺道:“你可知小王爷所在?”

万震摇头。

“去镇南城吧。”徐智艺道:“去了那边,自然就知道小王爷在哪儿了。”

00后可爱软妹少女私房卖萌俏皮天真清纯图片

“我能打听得到?”

“嗯。”

“难道小王爷的行踪不是保密的?”

“不保密,镇南城的人都知道。”

“……好。”万震缓缓点头,仍旧处于迷茫与恍惚之中,动作迟缓。

“嘻嘻!”禇小月笑道:“这是被打傻啦?”

禇素心瞪她一眼。

禇小月道:“不就是败了一次嘛,难道还有天下无敌,从不落败的人?”

禇素心轻哼:“闭嘴。”

禇小月不服气的嘟囔一句:“便是南王爷也败过吧。”

“老爷好像从没一败。”徐智艺笑道。

“不可能嘛。”禇小月道:“他从前难道也一直这么厉害?武功总有低的时候。”

徐智艺道:“那就不知道啦,……我们走吧。”

“走吧。”禇素心扯一把禇小月,三女飘飘而去。

“就你好心!”她训斥禇小月的声音远远飘过来,让万震笑了笑,回过神来。

三女之中,最天真无邪的就是禇小月,刀子嘴豆腐心,嘴锋凌厉却极善良。

徐智艺也善良,可太过聪明,好像能看透人心,而且对自己也有防备。

而禇素心,则如天上之人,根本不理会俗世的恩怨,对自己淡淡的,隔着十万八千里,让人亲近不起来。

唯有禇小月,两人常常绊嘴,禇小月逮住机会就冷嘲热讽,可在关键时候还是最关心自己的。

有一个人关心自己? 而且还是一个美人儿,这种感觉太美妙。

他精神一振,原本的颓唐与怀疑一扫而空? 自己一定是最强的? 天下无敌。

给小王爷做护卫也没什么? 恰好有机会能亲身了解李澄空,从而找到李澄空的破绽!

他想到这里,往南而去。

十天之后? 他踏入了镇南城。

一踏入镇南城? 他就感觉到了不同。

这种不同不仅仅是因为建筑风格的迥然,也不是大街干净整洁,近乎一尘不染? 也不是车水马龙? 喧闹无比? 而是一种独特的感觉。

他站在大街上?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仔细揣摩自己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半晌过后? 他才恍然。

独特的是人们的气质,是一种气定神闲,悠然自得的气度,好像个个都不紧不慢,不急不躁。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武林高手随处可见? 而且不凡修为不俗的大宗师。

他在别的城市? 不管多繁华多大? 能见到一位大宗师已经是罕见。

而这里的大宗师密集程度超出想象? 让他惊叹。

镇南城里至少有数十大宗师,甚至近百,天下间的大宗师一共才多少个?

他找到了独特的根源:这么多的武林高手? 寻常百姓竟然一点儿没有惊惧。

如果在别的城市,寻常百姓看到武林高手,都会隐隐惊惧,不敢直面。

而镇南城里百姓面对这些武林高手,竟然气定神闲,丝毫不坠下风,好像面对不会武功之人。

谁给他们如此勇气?

难道他们笃定这些武林高手奈何不得他们?

他左右顾盼,发现了异样,大街上穿梭而行的人群中混杂着几个蓝衣男子,有年轻有中年,双眼顾盼如鹰视。

他们凌厉的目光扫视四周,好像随时要扑上去,他一下便知道这是巡城卫。

他站在这里之际,已经有四个城卫扫过来,目光在他身上一掠而过,没有过多停留。

但他感觉得到他们已经注意到自己,在盯着自己,随时准备扑过来。

难道是因为他们的存在?

他摇摇头。

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管到每一处,而那些武林高手动手都会选择一个阴暗角落,这些城卫能管得过来?

他皱眉沉思,脚下开始挪动,来到了一座酒楼,叫了一壶酒两盘菜,慢酌细饮,竖起耳朵倾听。

半晌过后,他提起酒壶,加入了两个人的闲聊,自称是新来镇南城的,想打听一下镇南城的规矩。

“哈哈,兄弟放心吧,我们镇南城没什么大规矩,不必担惊受怕的,只要不作奸犯科便好,只要记住一条,绝不能动手!……动嘴骂不要紧。”

“不能动手。”

“对,绝不能动手,否则,马上就是一场劳改。”

“难道城卫如此厉害?”

“就是如此厉害。”一个青年自豪的道:“跟你说兄弟,咱们镇南城的城卫跟别处不一样。”

他喝得高兴,此时豪气干云,看万震格外的顺眼,有一见如故之感。

“有何不一样?”

“别处的城卫都是摆摆样子,我们镇南城的城卫,那是绝对的精明干练,你只要一动手,马上就会被他们逮住。”

“如果动手足够快,他们来了就晚了吧?”万震道:“直接逃出城外即可。”

“嘿,逃?”另一个青年摇头失笑:“天涯海角,也逃不出城卫的追捕!”

“而且你再快,也快不过城卫。”

“有人不服,觉得自己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哪知道稍一有异动,城卫瞬间就到,直接就捉住。”

“怎么可能?”

“这是阵法的玄妙。”

“阵法……”万震若有所思。

他对李澄空有过深入了解,细细打听过,当然知道李澄空是阵法大师,而且是世间罕有的阵法大师。

难道这镇南城有阵法?

他左右顾盼。

“哈哈,敝城的阵法无处不在。”

“真要有大动静,大阵一发动,所有人的元气都停住,都成了不会武功的。”那青年摇摇头,一脸的神往,啧啧赞叹:“那真叫一个壮观!”

万震不觉得这有什么壮观,心中却凛然。

想象着自己不能催动元力而成一个普通人,面对危险却有心无力。

想到这里他不由微寒。

怪不得镇南城的武林高手如此老实,这种禁元阵法的震慑力确实强大。

再厉害的高手,不能调动元力也是白费。

“小王爷又出来了。”另一个青年忽然朝窗外一探头,看向楼下大街主,笑呵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