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之间相处,必然会偶有交锋,但是都会有尺有度,不会让事态失控,最后得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胡宇飞虽然说做事没有那么直爽义气,但也不算是个坏人,顶多是有点怕事。

余飞知道他坚守着一个原则,那就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如不做。

所以这种人就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你得像牵着一头老黄牛一般的去引导他。

虽然此刻胡宇飞的脸色,仿佛吃了屎一般,但还不是那么明显,抽搐的脸色说明他内心相当的纠结。

在他看来距离余飞越远越安,要是余飞是个踏踏实实的人,他也就忍了,可是余飞做事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所以胡宇飞生怕余飞一不小心,把自己给拉下水。

“余飞兄弟,这事我一个人恐怕不能决定,需要召开会议。”

胡宇飞也算是老油条了,应对各种情况的方法他这里都有,遇到棘手的不好决定的事情,拖字诀是个好办法。

“哦,那现在就召开啊!我在会上做个演讲,将修建水坝利国利民的原因讲给大家,我相信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余飞的脸皮又多厚,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是想和他玩太极,真不是那么容易,胡宇飞想将他忽悠回去,余飞怎么可能同意。

“现在很多人都下基层扶贫去了,会议恐怕得大家都回来之后才能召开,到时候我会转达你的想法和目标,余飞兄弟等我的消息就好了!”

胡宇飞也是个老油条了,太极打的不是一般的溜,随口都是完美的借口。

睡眼朦胧早安少女私房照

“反正我也没啥事,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就行了!”

余飞一副不明白胡宇飞要赶自己走的模样,大大咧咧的靠在沙发上说道。

胡宇飞低头揉了揉眼睛,遇上余飞这么一尊神,他真的有点想哭。

“余飞兄弟,这个话题要不咱先缓缓,咱们聊点别的行不?”

其实这事胡宇飞也不好做,他心里觉得余飞就是想给自己建个大水塘而已,还顶着高帽子,生怕出事了自己背锅,所以没有调查就不准备发言。

“可以,正好我遇到了一件不平事,想给咱们的青天大老爷报告一下!”

余飞知道胡宇飞这是拿不准,所以不敢答应,其实余飞自己真的没打算大坝建起来只服务自己,可是胡宇飞不信啊!

但是胡宇飞听到余飞这话,立马又蛋疼了,以为余飞又出现了一个王国一样的亲戚。

“余飞兄弟,咱能让我缓缓不?”

胡宇飞是彻底不想听余飞的不平事。

“这事你放心,和我没多大关系,真的是利国利民,我说完你要是能忍,就当我没说!”

余飞打算反应那两个石料厂之间的故事,说实话李家石料厂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人神共愤。

经营不诚信强买强卖不说,破坏经济生态,还行贿官员,简直就是蛀虫,这样的人必须得给狠狠的打压下去,否则要是人人都这样,那就是灾难了。

“好吧,你说!”

胡宇飞听到余飞信誓旦旦的保证,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下来。

余飞微微一笑,将自己了解到了石料厂的事情,给胡宇飞讲了出来,甚至自己去王家石料厂订货

,李家石料厂的人顾打手来威胁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你确定事实就是你说的这样,你和王家石料厂没亲戚?”

胡宇飞听到余飞讲出来的故事,明显也有点生气了,但是生怕余飞忽悠他,再次确认的问道。

“我保证就是这样,我就是去订货知道了这件事,绝对没有丝毫的私心!”

余飞立马抬起手指着天说道。

“我就说为什么我一天辛辛苦苦,怎么就干不出来政绩,原来是有人拖后腿,都扯裆了我还不知道,你等一下!”

胡宇飞这次是真的信了余飞了,一脸的愤怒,虽然话说的听起来比较直白,看起来是为了自己,但是无论他为了谁,主要是为民请命,那就是好官。

而且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想法,但是都用其他美好的词汇伪装了自己而已,胡宇飞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余飞反而觉得这人比较可爱。

余飞也没想到,胡宇飞也有暴脾气的一面,直接走回去拿起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打给了相关部门。

告诉他们现在立即就派人下去调查,给予这种黑恶势力雷霆一击,一定要确保将对方迅速摧毁。

别看胡宇飞和余飞说话的时候,没什么架子的模样。

但是真正发起怒来,余飞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威严,能够做到这个位置,没几把刷子也不可能。

余飞点起烟的等待胡宇飞打完电话,连续好几个电话,一个联合调查组迅速就组建了起来,余飞也看得出来胡宇飞真正做起事情来,是个很精干的人。

打完电话之后,胡宇飞气呼呼的喝了一口水,脸上的怒意很快消失,又笑嘻嘻的走过来坐在了余飞对面。

果然都是高手,情绪的控制能力极强,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走进来,绝对不知道胡宇飞刚刚才发完雷霆之怒。

“要是这事真的如你所说,我绝对不会姑息,这种蛀虫必须除掉!”

胡宇飞坐下之后,给余飞保证的说到。

“恩,那这事聊完了,咱们继续聊水坝的事情吧?”

余飞点点头,露出一丝坏笑,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得,看来你是真不死心,但这事真不是小事,咱要公事公办,我派个工作组实地考察一下,到时候你负责介绍项目,他们会做评估,这你看行吗?”

胡宇飞无奈的摇摇头,苦笑着对余飞说道。

“当然可以!”

余飞立马就内涵的笑了,和聪明人说话做事就是舒服,大家做事首先要合情合理合法,剩下的就是自己争取了。

这是个法治社会,但也是个人情社会,给了自己机会,剩下的就看自己的了。

两个人然后又随便聊了几句,余飞便立马离开了,自己的要求和目的达到就好了,不要影响人家正常工作。

当余飞将车开出市政府大门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的街道上,有一个人一直在向里面张望,看到自己的车以后,急忙躲了起来。

余飞笑了笑,将车开到了对面,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一周,直接走向了那人。

那人急忙装作看手机的模样,可是余飞走到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他慌张的抬起头看向了余飞。

“赶紧收拾铺盖跑路,回家了

好好做人。”

余飞盯着那人看了几秒,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上车便离开了。

那个盯梢余飞的人,愣了片刻之后,竟然转身就跑,直奔车站而去,这明显是信了余飞的话了。

任务完成余飞便准备回村,看来明天会很忙,要找到王家石料厂的王老板,说不定还要接到考察组。

走到半路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被标注的竟然是商业电话,余飞想了想就接了起来。

“余飞,我是王老板,是你干的吗?”

一个男声传了出来。

“啥事我干的?我可不认识你媳妇!”

余飞听出来这是王家石料厂的王老板了,坏笑着说道。

“你这个臭小子,我这年龄都能当你叔叔了,就别开玩笑了!我是说对面怎么来了联合调查组,这会对面的人都被控制起来了。”

王老板笑骂道。

“对啊,我刚刚见了咱们的父母官,将不平事报告了上去。”

余飞承认了这就是自己所为。

“兄弟,要不折回来喝茶,我这会在我的场子门口,支了个桌子,泡了一壶招待贵客,才舍得喝的初春龙井,就差你了!”

王老板贱兮兮的说到,明显是在嘲讽对面,而且想对余飞说感激的话,却绕的这么远。

“那我就不喝了,心意我领了,要不你请对面的喝一口?”

余飞接收到了对方的感激之意,不过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余飞也不是很热衷,反而笑着给王老板只招。

“他不配喝我的茶,而且他这不是就要进去喝茶去了吗?估计能让他喝个几十年!”

王老板立马拒绝了余飞的提议,并且讽刺的说到,说话的时候生一个很大,估计那些人就在他的不远处,听到这话恐怕会吐血。

“也对,那你就好好的送老朋友一程,要是觉得送的不够隆重,这会赶紧请乐队估计来得及。”

余飞笑着点点头,王老板这次是扬眉吐气了,说话都自信了许多,一个男人停止了腰杆,说话听起来都让人感觉顺畅了。

“好主意!我这就去!”

王老板听到这话,立马赞同,草草的挂断的电话。

“这货,还真请啊!”

余飞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无语的笑了起来,这欢天喜地的模样,看来是被对面的窝囊气给受的够够的了。

不过余飞永远不知道王老板的操作有多骚,他立马打电话让村里两个赶红白喜事的唢呐手过来。

那两人拿着家伙事迅速来了,然后王老板点了一首铁窗泪,两个人开心的坐在王家石料厂的门口,一左一右玩命的吹了起来。

唢呐以声音响亮著称,尤其是吹惯了红白喜事的唢呐手,一个个肺活量巨大,吹出来的曲子婉转悠长。

对面李家石料厂那些人,一个个双手背在身后,手铐加身跪在地上。

当他们看到王老板优哉游哉的喝着茶,边上两个唢呐手吹着铁窗泪的时候,一个个眼珠子都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后悔了自己的行为。

那些正在搜查证据的联合调查组的人,一个个都哭笑不得,但是却没有人阻止,毕竟人家在自家门口,喝茶吹唢呐也不犯法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