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梦蝶这才道:“爸这段时间没回乡下,所以不知道我买彩票中了将近一万块钱的奖金。

我把这一万块钱连同其他杂七杂八的钱凑了12,000买了黄金期货,等过几个月或者半年至少能够翻一倍。

所以我想让爸把买房剩下的钱也去买黄金期货。

等几个月或者一年之后,这几万块钱也会翻倍,咱们就能够还一部分钱给我同学的爸爸了,家里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了。”

白爱国听得不可思议:“你咋那么好的运气,买彩票居然中了一万块钱!

我们这个家属区有人花了上千块钱买彩票连个屁都没中!”

白梦蝶摸了摸自己胖乎乎的脸,不无得瑟道:“买彩票中奖这事得拼人品~”

田春芳戳了一下她的脑袋:“瞧把你狂的!人家买彩票没中就是人品不好了?”

白梦蝶好没意思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这只是一个梗好不好?

白爱国很无语道:“你爷爷奶奶把你惯的无法无天了,一万多块钱!

那么大一笔钱,你说去买黄金期货你爷爷奶奶就让你买!

唉!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就是城里孩子家长也不敢这么惯的。”

晴空之下甜美女生套图

白梦蝶摇了摇手:“不是爷爷奶奶惯着我,是爷爷奶奶比你有胆量。

不投资怎么能够多赚钱?把钱存银行里能赚几个利息钱?

再说了,我能够保证黄金期货只赚不亏,爷爷奶奶肯定不会那么傻,到手的钱还不要,当然同意我买黄金期货咯!”

白爱国神色凝重的问:“你有内幕消息?”

白梦蝶只想让他快点答应用买房剩下的钱买黄金期货,为了避免旁生枝节,点头道:“当然有内幕消息咯。

这个内幕消息来自于我的同学陈子谦的爸爸,陈子谦买了十万块钱的黄金期货,所以我就跟着也买了。”

白爱国这才下定决心:“那好,后天星期一一大早,除了留五千块钱给房子装修之外我把剩下的22,000块钱都买黄金期货!”

白梦蝶暗暗松了口气,总算说服白爱国同意买黄金期货了。

直到这时,她这才有心打量这套所谓的大户型。

其实对这套大户型的房屋结构白梦蝶并不陌生,因为和白爱国的那套福利房的房屋结构是一样的。

以前国营单位分给职工的福利房有许多商品房没有的优势,房屋质量好,不偷工减料,而且公摊非常小。

白梦蝶用皮尺量了量,两间大房净面积都有十五平米,外加一间九平米的小房,厨房卫生间共有四个半平米,中间的走道有2.4平米。

一间大房还带着个阳台,阳台按一半的面积算有1.8平米。

实用面积共有47.7个平米,而产权证上的房屋面积是六十个平米,也就是说公摊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在白梦蝶后世商品房公摊大的惊人,一套120平米的房子能够有70个使用面积就不错了,公摊高达百分之四十几!

这个年代的国营福利房真的是良心房子良心价。

田春芳的意思是,如果石磊今年考上了大学,哪怕大专也是好的。

两个孩子跟着白爱国在城里住,她还是住乡下种他母子两个的田地。

那他父子三个在城里吃的米面油就都不用买了,可以节约不少开销。

她如果也跟来城里,没工作,没收入,会增加白爱国的负担的。

白爱国听完她的话没吭声,他是打心眼里希望一家四口住在一起,那才像一家人,分居两地,单独住的那个人永远没有家的感觉。

可是田春芳说的话又很实在,她如果也来城里住,不仅不能帮他一起挑起家庭的重担,反而因为没收入加重家庭的负担。

如果家里不欠着那么大一笔巨款,多张吃闲饭的嘴也无所谓,可是要还债,实在养不起那么多张嘴。

白梦蝶挽住田春芳的一只胳膊道:“我可不要把妈一个人扔在乡下。

妈的观念要转变一下,别老想着给人打工,为什么不自己当老板?这不就有工作了吗?”

田春芳被她逗笑了,刮了一下她秀挺的小鼻子:“孩子终究是孩子,说话都是一股子孩子气!当老板哪有那么好当的,要钱租门面,还得要本事会赚钱。

你也不看看你妈有多笨,除了会干力气活儿之外能做啥?我就怕我做生意把本钱都亏没了。”

白梦蝶鼓励道:“那要看做什么生意了,做服装生意本钱大,咱做不了,可是做小吃生意能要几个本钱?

而且做小吃生意根本就不需要你有什么本事,在繁华路段支个摊就能成,人家拿钱来买,你卖给人家你总会吧。”

田春芳赧然地笑着道:“这个……我行的。”

白梦蝶轻松道:“那不就得了,妈来城里摆个小吃摊,肯定比在乡下种田强!”

田春芳茫然地问:“可是我摆小吃摊卖啥呢?”

白梦蝶扳着手指头道:“包子、饺子、馅饼,热干面,油条、面窝,豆皮……啥都能卖!”

田春芳羞愧的小声道:“可……这些我都不会!我……我只会烙软面饼和硬面烧饼……”

“那就烙软面饼呗,一样有人吃哒!”白梦蝶拍了拍田春芳的手,“妈,我刚才说的早点你都不会做,我会做,我可以教你!”

田春芳笑眯眯的连声说好,然后又羡慕不已道:“读书就是好,你看你识文断字,看得懂菜谱,也没怎么下厨房,厨艺就那么好~”

白梦蝶对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妈不是有小学文化程度吗,妈也认识字的,也可以看书看报提升自己的。”

田春芳红着脸笑了:“得了吧,我学的那几个字种了那么多年的田早就都忘光啦!跟你奶奶一样,是睁眼瞎。”

“什么睁眼瞎!”白梦蝶娇嗔道,“刚我们去汉正街的时候,我还看见妈看着汉正街的指示路牌,念出了‘汉正街’三个字呢!妈明明就认得字!”

田春芳解释道:“那三个字简单嘛。”

“实在忘了重新学不就得了,事在人为!”白梦蝶斗志昂扬的道。

然后扭头对白爱国道:“爸,我还上两个星期的学就要放假了,这个暑假我想先试试水,在城里摆摊卖大排档你说好吗?”

白爱国考虑问题永远和白梦蝶不在一个频道上:“你期末考试结束后就是准高三生了,你们学校不补课吗?你有时间摆摊卖大排档吗?”

白梦蝶抚额:“爸!补课也不是一整个暑假都补下来,最多补一个月的课,还有一个月的课我可以试着做做大排档的生意。

你可不可以抓重点,我做大排档你看行不行?在哪里摆摊比较赚钱?我们打算卖些啥?”

白爱国思索了几秒:“就在离咱们家属区三站路的秦园路摆摊就可以了,那里有好多家卖大排档的,已经形成气候了。”

秦园路这三个字白梦蝶如雷贯耳,在她后世,秦园路小吃一条街是徐东地区很有名的一条小吃街,她穿书穿傻了,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条街给忘了。

“那好,等我放暑假之后,我们就去秦园路摆摊卖大排档。”

田春芳担忧道:“你爸刚才不是说了吗?那里有好多家卖大排档的,我们插进去,人家会让我们摆摊吗?”

白梦蝶满不在乎道:“人家不让我们摆我们就不摆了?我们就那么老实呀。

人家摆人家的,我们摆我们的,不让我们摆,那就打呗,打下来了不就立足了!”

江城向来有码头文化,抢地盘叫“打码头”,不然先来的不让你摆摊。

不过现在早就是法制社会了,难道还得靠打才能立足?白梦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并不这么认为。

“打架啊~”田春芳越发忧心忡忡,“咱强龙也斗不过地头蛇啊!”

白梦蝶思忖了一下:“妈也别太早打退堂鼓了,反正这个周末我们在爸爸这里小住,今天晚上我们就去秦园路看看是啥情形再说。”

白爱国等她母女二人说完了话这才开口:“春芳,咱小蝶说的对,你别还没开始就想着放弃,在秦园路摆摊是要交摊位费的,只要交过摊位费,咱就能摆摊了,谁敢把我们打走,没王法的吗?”

田春芳一脸忧色这才散了些:“那就好,那就好!我宁愿交几个摊位费也不要跟人打架,要是打斗中伤到了小蝶咋办?”

白梦蝶动容的看了几眼田春芳,她以为田春芳缩头缩脑、胆小如鼠,没想到她不愿意打架是怕伤到她了。

商量好一家四口来到城里之后的生计问题,白梦蝶和父母又商量起房屋安排和装修的事宜来。

田春芳的意思是石磊住那间九平米的小房,白梦蝶住一间大房。

她夫妻二人也住一间大房,那间大房不仅当他夫妻二人的卧室,还当客厅,两个功能合在一起。

两个孩子要学习,必须得有独立的空间,他夫妻二人只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所以白天房间当客厅用,晚上当卧室用。

白爱国觉得这个方案不错,赞同的点了点头。

虽说在别的人家,兄妹两个完可以住一间房,里面摆一张高低床,两孩子各睡各的床就行了。

但是在他们家行不通,石磊和白梦蝶是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妹,住一间房不妥当。

所以两个孩子必须得一人一间房,那就只能把他夫妻二人的房间功能多样化。

白梦蝶却想把带阳台的那间大房和阳台打通,阳台加房间的面积共有,然后隔出一间六平米的小房她住,还剩十平米左右的面积可以做个不大的客厅。

那不论他兄妹两个还是白爱国夫妻两个都有各自独立的空间,这样安排舒适度更高。

白爱国觉得白梦蝶的方案更好,于是打算按她的方案来装修设计房屋。

田春芳作为女人方方面面考虑得更加细致:“如果把阳台打通改造成一间小房的话,那咱们家的衣服被子就没地方晒了。”

“怎么没地方晒?”白爱国把田春芳带到窗户跟前,指着楼下道:“咱们这小区活动场地四周有那么多树木,可以拉绳子晒衣服晒被子的。”

田春芳伸着脑袋看了看:“既然有晒的地方,那就把阳台改造成房间吧。”

白梦蝶道:“爸可以安装大防盗网,平时洗的衣服就晾在防盗网里,只用把洗的床单被套以及被子拿楼底下去晾晒就行。”

一家三口从窗户跟前缩回脑袋,田春芳看着白梦蝶道:“用阳台隔出来的小房间给你哥住,一个男孩子要那么大的房间干啥?

我和你爸住那间九平米的小房间,你住大房。”

奔波了一上午白梦蝶腿有点酸,靠在墙壁上道:“哥住最小的房间没问题,但我一个人霸占一间大房就不像话了,不论哪家哪户,都是父母住大房孩子住小房,所以我住那间九平米的小房就可以了。”

田春芳和白梦蝶争执了好一会儿,最后只能听白梦蝶的,她住那间九平米的小房,他夫妻二人住大房。

然后一家三口又去卫生间和厨房转了转,商量着该怎么装修实用。

当来到厨房看见放在灶台上的瘦肉带鱼之类的食材,白爱国才猛然记起到现在还没做午饭吃。

他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瞧我,把做饭这么大的事都给忘了,肯定把咱闺女饿坏了。”

白梦蝶笑着摇头:“咱们家有这么多套房子,我只顾着兴奋了,根本就没察觉到饿。”

“没察觉到饿不表示不饿,妈这就做午饭!”田春芳撸起袖子开始做饭。

这套房子里有从白爱国之前的福利房搬来的旧家俱,白梦蝶蹬掉脚上的凉鞋,四仰八叉地躺在大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还在想装修的事。

自住的房屋一定要装修的实用,住起来才方便舒。

白梦蝶东想西想,忽然记起来自己前世五六岁开始记事时这片地区早就没有国棉厂这片家属区了,而是一片江景房的高档住宅区。

她前世1996年生的,五六岁也就是2001年或者2002年,那离现在不过三四年的时间。

2001年或者2002年,江景房已经建成了,所以国棉厂这片家属区肯定是在2001年之前拆迁的。